诗话乡土 《羊君诗语》
文章来源:中国诗歌网    作者:赵福治

  在我认识的文人里,很少有人执着地用不同文体反复描写他身边的一草一木,一物一事,并且乐之不疲。在此之前,我知道浙江安吉作家汪群先生写小说、写散文,当他发来欲出版的诗集《羊君诗语》电子文稿后,才知道汪群先生是一位集小说、散文、诗歌创作于一身的“三栖作家”,甚为意外。
  
  汪群先生,笔名羊君,浙江省安吉县广播电视台主任编辑。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,浙江省杂文学会会员,浙江省散文学会理事、湖州市文学研究会副会长。先后,出版《新竹声声》、《清泉淙淙、《山风徐徐》、《滴水映日》、《流远韵长》、《羊君笔谈》、《羊君闲记》、《汪群散文集》、《怀念我的母亲》、《谁与你相约》等个人作品集10部。这些作品集大多属于乡土题材文学作品,在我看来,身为安吉县作家协会主席、《竹乡文学报》杂志主编的汪群先生是以乡土为本源,努力地在故土上做着某种文学意义上的探索,这种不懈的文学探索类乎信仰,支撑他不断前行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叫“在此出发,不忘初心”。在故土上,与文字在一起的每一寸时光,他都是欢喜的。
  
  “诗语”,是一个汉语词汇,意思是诗的语言,最早见于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汪群先生的诗集《羊君诗语》,呈现出的是诗者自我的一种“小诗文里有情怀”之心境。假如撇开文学的元素,仅此心境,足以为诗人也。
  
  在诗歌创作中,只有自我的才是本真的。诗,不在乎外在的文字,而在乎心态。汪群先生以诗心去领悟生活中的细节,他有诗心在,诗意自然也就无处不在,并由诗意引发人们的思考。
  
  诗集《昨日的潮水》一诗中,他写到:“一场汹涌澎湃的潮水/从城池的喇叭声里涌来……伴随的还有滚滚春雷……田畴山野被荡开一个个缺口/插上的是一面面鲜艳的红旗”,“跌跌撞撞远离了/母亲温暖的被窝/还有老父深情与叮咛的目光”,“滚烫的田水/泡走了砖瓦房里沉闷的脚气/栏肥的蒸腾热量/浓了饥渴好吃时的香味儿/蚂蝗的叮咬/锤炼了青春的一团团火焰”,既有昨日潮水漫延的场景,也有昨日生活的再现,更有作者“止步的回忆”和关于潮水的思索。
  
  回忆过去,总让汪群先生唏嘘不已,回忆起更多,他心中始终有一朵云在天边飘浮。“风中那朵雨做的云? 太阳温暖得让我燃烧/没有你的日子里/梦境里升腾的全都是热切期望”,在《只要有朵心中的云》一诗里,他更是深陷于回忆之中,“孩儿时/晚霞的露天稻场”上,他“数星星/赏月亮”的记忆依旧在脑海里挥之不去,“数的是那颗星星最明亮?”,“赏的是今晚的月亮几多情!”,幼年的“心里都是雨的秘密”,朦胧而情迷。
  
  在这种朦胧而情迷的氛围里,汪群先生自然而然地想起乡村的夜话,想起“守望着山乡人”、“春风舞/竹倩影”的灯笼,这《灯笼》红红的,照着农家的鲜香醇美,也照着人们的甜美与醉意;想起“与庄稼细语/与人们诉说/要为乡村的漫漫长夜/送吉祥送祝福送富裕”的路灯,这路灯“笔直的腰杆/像克隆的毛竹/深深扎根沃土”,《路灯》里有月光下轻泻的柔情;他还会想起身着不同服饰人们的《舞姿》,在田野山沟“踩着炫光/唱着欢乐/舞着丰收/跳着花影”,一组《乡村夜话》通过从古沿袭至今的“灯笼”,照亮漫漫长夜的“路灯”和人们喜庆的“舞姿”,拉开了时空跨度,也让乡村夜话更为丰厚。
  
  诗之用,在之“无用之用”。这种“无用之用”赋予人类更多的人文关爱,给人类的心灵以更多慰藉。
  
  安吉,作为习大大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“两座山论”科学论断的发源地,有着国家首个生态县、中国第一竹乡、中国美丽乡村的殊荣。长年工作生活在此地的汪群先生也对绿色生态情有独钟,创作出了此类诗歌作品。
  
  他在《竹乡春雪》一诗中,通过描述春雨的“润”、“丰”、“靓”,来呈现竹乡春雨下的“季轮的萌动”,催生“万物起舞”;在《浙北有片大竹海》一诗中,描述“画里游,心花开”、“百笋宴,白茶酣”、“书画舞,文明颂”、“数风流、龙王山”、“学商旺,福寿添”来传颂中国竹乡美丽乡村的流光溢彩;而在《植物心语》一诗里,以平常心与自然对视,借“树枝”、“山石”、“竹椅”洞察植物的心语——自然最美的风景。
  
  在我与汪群先生交往的几年间,他一直在用笔讴歌故乡、赞美故乡,并把故乡的美以文字的形式介绍给世人。去年三月以来,他的四篇散文——《谁与你相约》、《落在浙北的雪》、《又见紫云英》、《幸福列车通鲁家》,在《人民日报》大地副刊的发表,优美活泼的文字将竹乡安吉的动人景象描述得淋漓尽致,展现了竹乡人民饱满的精神面貌,这是他对故乡深情厚爱的表现。
  
  人,有一颗平常心,心即禅,心即是诗,也就更贴近诗歌的本源。经历过人生几十年的风雨后,汪群先生的心境越发平和。这在诗集里的《江南桃花源》、《长在云端的石佛寺》和《一个叫小流域的山湖塘》三首作品中得到了较好的体现。在安吉的一个叫桃花源的景区里,他这样对世人说:“布谷鸟一声呼唤/我的眸子有了清波”,“每片桃叶都有一枚果子作伴/滴水的叶,毛茸茸的果/哦,花儿早已开在了心里”,“主人的盛邀/也是那桃花潭水深千尺吗?”;在安吉石佛寺中,他说:“我来自田畈却不是山里人/脚步亦隐于阡陌之间”,他在一个叫小流域的山湖塘边,发出“山就是水/水就是山”的顿悟。
  
  翻阅诗集《羊君诗语》,顿觉汪群先生笔下的一石一物,皆有内涵;一草一竹,皆有灵性,这也是他“我手写我心”诗意的表现吧。汪群先生电话里对我说:诗集不求俗名出众,诗语足以感我心足矣。他说:诗话乡土,不忘初心。诗集《羊君诗语》是自己的一种生活感悟与记录,也是自己的初衷。
  
  浙江文学源远流长,一脉相承,香火不断,曾号称是中国文坛的半壁江山。汪群先生长期工作生活所在地的湖州市安吉县,是一个人杰地灵、文武兼备的地方,在新时期的今天,当地文人于他的带领下,在浙北形成了创作丰硕、影响广泛的“安吉文群”,成为当下的一方文学净土和福地,实为功德之举。在此,惟愿汪群先生在以后的文学创作中越走越远。